·珍贵的宝库·

珍贵的宝库──德格印经院重要文物

德格印经院从传统的藏式建筑到经架上的重重叠叠摆放的木刻印版乃至精美的壁画、雕塑等,都是珍贵的文物。在当今世界上,完整保存二十七万余块的印版,是绝无仅有的。应当说,德格印经院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是当之无愧的。

木刻印版是德格印经院文物的主体部分,据1979年底清理统计,藏版总数为228814块,其中藏文文献印版228438块,画版376块。此后,德格印经院陆续在民间征集了1178块印版,补刻印版43599块,截止1999年3月25日止,印版总藏量为273591块。

总览德格印经院印版,可分为书版和画版两大类。

一、书版

书版根据传统分类可分为六种,即《甘珠尔》、《丹珠尔》、文集、丛书、综合、大藏经单行本

1.《甘珠尔》:律经部13函,计3944页;般若经部21函,计8565页;华严经部4函,计1548页;宝积经部6函,计1757页;经部32页,计9741页;续部24函,计5995页;旧续部3函,计956页;咒集2函,计561页;无垢光经2函,计469页;司徒·曲吉久勒编《甘珠尔总目录》1函,计171页。总计108函,1108种,计33707页。

2.《丹珠尔》:赞颂部1函,计258页;内明学(即续经部)78函,计23143页;般若经部94函,计27363页;因明学20函,计6412页;声明学4函,计1287页;医方明学5函,计1771页;工巧明学和修身部1函,计277页;吞米·桑布扎等著文4函,计1345页;阿底峡等所著杂文及吉祥颂等5函,计1978页;徐钦·楚臣仁钦编《丹珠尔总目录》1函,计503页。总计213函,计3354种,六万四千二百余页。

3.丛书:《旧译十万续部集》26函,计419种,9176页;《伏藏宝库》70函,计2820种,附3385幅小画片,30578页;《续部总集》32函,计411种,10821页;宗萨·降央钦则汇编《修法总集》14函,计1349种,4921页;《道果》26函,计452种,9466页,其中有八十多名萨迦派道果师承传略。

4.文集:辛绕米沃且著《黑白花十万龙经》2函,计409页;松赞干布(617-698年)著《嘛呢文集》2函,计652页;欧金林巴著《文集》2函,计501页,包括《莲生生大师传》、《五部遗教》;隆钦让绛巴著《隆钦文集》11函,计348种,5529页,包括,包括《七藏》、《三安息》、《精义四支》;钦则·晋美林巴著《晋林文集》9函,计496种,3767页,包括《功德大宝藏》、《教音宝库》、《发言集》;米旁·郎杰嘉措著《米旁文集》26函,计1023种,10291页;木雅·衮松索郎著《衮索文集》3函,计14种,1164页,包括《毗奈耶十七事总义》、《入菩萨行论注释》;《萨迦五祖文集》,其中萨迦·克嘎尼博2函,索郎则莫3函,扎巴坚赞4函,萨班·贡嘎坚赞3函,八思巴3函,共计15函,计722种,5656页;阿旺贡嘎索郎著《阿美文集》5函,计16种,1588页,包括《萨迦世系谱》等;嘉色·妥美桑波著《妥美文集》2函,计105种,673页,包括《入菩萨行论注释》、《庄严经论释》等;俄钦·贡嘎桑波著《俄钦文集》4函,计175种,1602页,包括《赞颂道果师承》及《修法仪轨》等;洛窝堪钦·索郎伦珠著《堪钦文集》3函,计13种,871页,包括《萨班智者入门解说》、《因明七部论释》等;绒丹·释迦坚赞著《绒丹文集》3函,计9种,904页,含《宝性论释》、《现观庄严论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花》等;俄钦·衮却伦珠著《衮伦文集》3函,计73种,979页,包括《赞颂法王衮却培》等;郭让巴索郎森格著《郭让文集》(别名《恭钦文集》)15函,计73种,5147页,包括《释量论语义广释》、《因明正理藏论释难》、《般若波罗蜜教授现观庄严论释》等;雅朱·桑结贝著《雅朱文集》8函,计14种,3025页;徐钦·楚臣仁钦著《徐钦文集》10函,计630种,3154种(不包括《丹珠尔总目录》);多罗那他著《多罗那他文集》2函,计6种,450页,包括《印度佛教史》、《度母传》等;班钦·阿旺却扎著《阿旺却扎文集》2函,计5种,438页,包括《分别三律义论释》、《藏族学者对宗教源流论述》等;绛央洛珠著《杂文》2函,计678页,青·绛比央著《阿毗达磨俱舍论注释》2函,计544页;西饶桑波著《毗奈耶注释·日光》2函,计671页;宗萨·降央钦则著《钦则文集》2函,计530页;松当·洛德旺波著《佛本生故事》、《现观庄严论注释》、《俱舍论注释》等共2函,计6种,707页;《堪钦·巴登却兄自传》2函,计909页;嘎玛恩勒著《医诀精要》2函,计838页;《噶当教派源流》2函,计674页;塔波拉杰著《塔波文集》2函,计35种,680页,包括《德洛巴传》、《玛尔巴、米拉日巴传》、《解脱之道》等;杰·洛桑扎巴著《宗喀巴文集》19函,计317种,8615页,包括《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等;等司·桑吉嘉措著《第司文集》6函,计2112页;格朗·旋努巴著《入中观论阐述》、《瑜伽行四百论》2函,计278页;德玛格西·登珍彭著《于妥·医学十八支论》、《晶球晶鬘》2函,计761页。 以上是至少两函的文集,还有一部分作者的文集只有一函,有页数多达四百六十多页的,最少的也有一百多页,其主要文集有:热纳林巴著《杂文》125页;萨迦·贡嘎洛珠著《杂文》192页;萨迦·向巴彭措著《杂文》177页;松吉彭措著《杂文》284页;夏钦·米久坚赞著《杂文》270页;释迦追巴·巴登著《阿毗达磨俱舍论注释》336页;颜登俄著《毗奈耶注释·月光》468页;吾玉巴·仁比僧格著《释量论注释》410页;德格仁钦俄色著《实用配方要诀·长寿珠鬘》282页;宇妥·颜登贡布所著《四部医典》365页;贡布德嘉和达玛·布让巴著《宇妥·颜登贡布传》151页;和尚·玛哈亚那等著《月王药诊》204页、《宇妥师承修法》180页;苏卡瓦·娘尼多吉著《医诀精要·千万舍利》403页;吾巴洛萨·追比森格著《宗派论藏》172页;洛珠喇嘛著《阿毗达磨集论释解454页;雄曲追珠著《中观根本论注释》156页;拉朗·格桑却吉嘉措著《佛本生故事》269页;贡·干布夏著《汉地佛教源流》110页;达莫·门让巴著《医学秘诀》358页;图官·洛桑却尼玛著《宗教源流镜史》209页;萨迦·索南坚赞著《西藏王统记》104页;布顿·仁钦珠著《佛教史大宝藏论》203页;米旁·格勒朗嘉著《诗镜注释旦智意饰》、《诗著举例》168页;仁蚌、阿吉旺修著《诗疏无畏狮无吼》114页;丹增坚赞著《梵藏对照词典》319页;索郎嘉措著《佛本生传》275页;旦珠嘉措著《赞颂释迦牟尼功勋文》172页、《观音佛法宗合文》120页;巴珠·晋美却吉旺波著《普贤上师言教》305页;追巴贡嘎著《经教和道理宝库》273页;格桑钦则著《修心嘉言集》和《修心嘉言讲学法》131页;饶降巴·桑登嘉措著《吉祥密集坛城修法》162页、《怖畏金刚法之流嘉言》171页;那觉巴·恩珠巴欠著《般若经精义阐述深意》124页;降央贡嘎朗加著《毗卢遮那修法备忘录》141页;佚名作者的有《宇宙和平仪轨》计48种,360页。

5.综合(零散文献):其内容有藏族文化五明学、史志类、显乘撰述类、短篇诵词类等,计六百余种,八千八百余页。

6.大藏经单行本:《般若波罗蜜多经十万颂》12函,计6437页;《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1函,518页;由木雅喇嘛罗布丹增从《大藏经》中摘编的单行文本《了义契经》6函,计2130页;《大悲观音修法总集》4函,计1382页;《长寿修法总集》4函,1794页,另有《解脱经》、《佛语总集》和《金光明经》等13函,二千一百多页。

1980年以后,德格印经院除了对部分磨损、朽蚀严重、残缺的印版进行补修外,还重刻了《宁绒》、《米旁智者入门》、《伏藏宝库》、《崩》等文献。

全部书版按印制颜料可分为墨印版和朱砂印版,其中以墨印版为主。朱砂印版仅限于《甘珠尔》、《旧译十万续部集》、《般若波罗蜜多八千颂》三部经典和《丹珠尔》的《赞颂部》。按书版的尺寸规格,大体上可划分为三种:第一种为“箭杆本”(即相当于古代一支箭的长度),长度在60-70厘米,宽度为7-10厘米;第二种为“肘本”(相当于一般人一肘的长度),长度在40-50厘米,宽度为7-10厘米;第三种为“短小本”,长度一般在30厘米左右,宽5-6厘米。各种书版厚度2-3厘米,顶端都有一个长约10厘米的手柄,以便取放。每一部(卷)文献的书版均为正反两面刻制,每一页文字行数一般都以一部(卷)为定式,主要有4、5、6、7等行/页,尤以4、6行/页者居多。12行/页仅为《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 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和《丹珠尔》的合称)在历史上有不少版本,自15世纪永乐版《大藏经》问世以后,相继出现了万历(丽江-理塘)版、康熙版、卓尼版、德格版、纳唐版、库伦版、北京版、拉萨版、拉嘉版等。在上述众多版本中,编辑水平高、刻版质量精、至今保存完好的版本就算德格版了,该部巨著的书版有十余万块,约占该院印版总藏量的三分之一强。

二、画版

德格在历史上是藏族传统绘画“门”派和“噶玛噶则”(早期称“噶鲁”)派的重要传承地,特别是“噶玛噶则”画派自18世纪以来,已在德格开成了一个中心,并把藏族传统绘画中的“唐卡”艺术融入刻版之中,是德格印经院木制印版的一个重大突破和创新。

德格印经院所藏画版大体上可分为三类:一类为唐卡画版,另一类为坛城(曼茶罗)画版,还有一类为风马(龙达)画版。在其所藏的376块旧画版中,唐卡画版为156块,坛城画版为84块,风马画版136块。在三类画版中,唐卡画版的尺寸较大,一般长80-110厘米,宽60-70厘米;坛城画版次之,一般长为40-70厘米,宽为30-60厘米;风马画版最小,而且规格较杂,普通规格为长20-30厘米,宽度15-30厘米。特殊规格有长条形的,如长73厘米,宽31厘米;长42厘米,宽8厘米;长73百米,宽20厘米等等,绝大部分为单面刻制,也有少数小画版为双面刻制。一般宽度在30厘米以上的画版都是由两块及两块以上的桦木板拼镶而成。制作时除在接缝口涂牛胶粘合外,还要穿双销,并嵌“应钉”(木应钉)作双保险。画版平均厚度较书版厚1厘米左右,大型唐卡画版的厚度一般在4厘米左右。画版中除个别为朱砂版外,其余均为墨版。

德格印经院所藏画版中,具有代表性的唐卡画版有:《罗汉图》23幅、《释迦牟尼神变祈愿图》15幅、《格萨尔王调伏妖魔鬼怪图》8幅、《莲花生八相图》9幅、《藏传佛教八派修道教理图》9幅、《俄尔派坛城图》7幅、《释迦牟尼十二弘化图》9幅、《十六罗汉图》23幅、《六长寿图》(即岩长寿、水长寿、树长寿、人长寿、鸟长寿和兽长寿)、《发掘师传图》等各2幅、《三十五尊毗卢遮那如来图》、《毗卢遮那修法图》、《忏悔所向三十五佛图》、《佛陀师承图》、《长寿三尊图》、《狮面空行母》、《空行母图》、《空行母佛土图》、《汤东甲布图》、《宗萨·降央钦则图》、《极乐世界图》、《萨班·贡嘎坚赞图》、《四兽和睦图》、《皈依解脱图》、《绛央洛德旺波图》、《文殊菩萨图》、《药师八如来图》、《燃灯佛图》、《君臣二十五人图》、《金刚不动佛图》、《不空绢索观音图》、《格萨尔图》、《喜金刚图》、《宝杖怙主》、《喜金刚师承图》、《大威德金刚图》、《救八难观音图》、《绿度母图》、《白度母图》、《大威力乌框瑟摩明王图》、《莲花生大师图》、《千手千眼观音图》、《四臂观音图》、《大白伞盖佛母图》、《金刚手大势至菩萨图》、《金刚萨埵图》等。

自1980年以来,德格印经院又补刻了一些画版,其中坛城画版16块、风马画版30块、《伏藏宝库》中的小图版一套,计667块3385幅。《伏藏宝库》中的小型木刻图片是专门用作灌顶仪轨时所需的各种神、坛城、八祥瑞等图案。该套画版中每块版长75厘米,宽15.5厘米,在每块版上刻制长为12厘米,宽为10.5厘米的5幅图像,只有个别在单块印版上刻制有3幅或4幅图像。整套《伏藏宝库》的刻制历时近十年,画像达3385幅,是自德格印经院建立以来所有画版总量的近十倍,是自德格印经院创建以来的一大创举。

德格印经院除了单独的画版外,还有为数不少的书版插画。这些插画根据经卷的内容刻制,一般在卷首或扉页的两侧。刻制的图像内容一类为佛、菩萨、护法神像,另一类为译、著者(高僧大德)肖像。《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书版插画是所有书版中最多的,而风格迥民,其插画达千余幅,几乎每一页书版上均在文字两侧刻有插画。插画中除了佛、菩萨、护法神像外,还有印度等国的佛教历代大学者、大译师、大成就者等著名人物肖像。

此外,德格印经院的壁画和雕塑也具有较高的艺术造诣。同时还藏有少量其他珍贵文物,如镀金佛、用金银汁书写的经典、古法器和古唐卡画等。